书荒啦文学网 > 直播之工匠大师 > 第702章 一夕汉婚,一生朝圣

第702章 一夕汉婚,一生朝圣

若只是一两件也就罢了,但是看着这一地的红木箱,张凤娘甚至都不敢细瞧,捏着单子就进去找沈曼歌了。
  
  一进去,她就皱着眉头低声询问:“曼歌啊,我怎么看着这像是陆大师……”
  
  古时添妆是有,但是也没这么……大手笔的。
  
  往好处想是陆子安看重她,往坏处想,他们也准备了一堆嫁妆,但不管是质还是量,肯定都是比不上陆子安准备的这些的,这肯定会让曼歌有压力吧?
  
  “我瞅着他们好像还没完事一样,怕是后边还有,我觉得……”张凤娘说到这里,抬眼看了眼沈曼歌。
  
  这一看就怔住了。
  
  沈曼歌笑靥如花,看着这些东西竟是很欢喜的样子,哪里有一丝忐忑和不安。
  
  “……你很高兴啊?”
  
  “嗯嗯!”沈曼歌超开心地看着这单子,一件件儿地指给她看:“师父,你看这个,其实这架子正常的是要高一些的,你知道为什么这个这么矮吗?”
  
  张凤娘摇摇头:“我对这些不了解……”
  
  “哈哈,因为当时邹凯不知道哪里缺了根弦儿,非送我一堆鱼,陆叔叔特别会养鱼,除了咖啡偷一两条,其他的都长得很快……”沈曼歌如此这般,将那些过往细细说来,语气轻快而甜蜜:“后来买了大鱼缸,我每次喂的时候都特别费事,所以……”
  
  当时子安虽然什么都没有说,但却记在了心里,一看这规格和形状,很明显和她的那个大鱼缸很吻合,偏偏调低了这么多。
  
  她起身走出去,试探着比划了一下鱼缸的大小:“如果放在这上边的话,我很轻松就能喂到了呢!”
  
  原来如此。
  
  张凤娘眼底闪过一抹了然,面上也带了些笑意:“倒是……有心了。”
  
  “还有这个!”沈曼歌蹦跶过去,指着另一个柜子:“当时子安给我打过一个梳妆台,那时候我的化妆品不多,很多还是哚哚给我的……”
  
  那时候,她很穷,穷得连吃饭的都钱都没有。
  
  但是却拥有一张全世界最漂亮的梳妆台,后来许多人辗转联系过她想买,她死活没有松过口。
  
  “那个梳妆台我太喜欢了,子安说想重新给我打一个,我没舍得,他就打了这个,你看!”
  
  她将这柜子从中间用力拉开,原本契合的柜子,竟让她从中间拉开了一个巨大的空间,原本的柜壁,此时便成了宽敞的台面。
  
  很显然,这些东西,在送过来之前,陆子安已经详细地为她讲解过用法。
  
  张凤娘看着沈曼歌对这些桌柜如数家珍,甚至有些小地方还翻出来一些小惊喜而喜不自胜的样子,心里一直提着的那口气,忽然就放下了。
  
  如果这都不是真心,那她也真不知道,如何才算看重了。
  
  她担心的那些俗事,在他们之间,根本不存在。
  
  想通了这些事,张凤娘对陆子安简直是岳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喜欢。
  
  不仅是陆家,张凤娘他们也都忙得跟陀螺似的,脚都没沾地。
  
  收拾了好些天,才总算是把嫁妆给整理了个遍。
  
  这几年,不只是陆子安做足了准备,沈曼歌也没闲着。
  
  她本身就是做服装设计的,她和陆子安的衣服,自然不需要假手于人。
  
  为了这个婚礼,她整整做了十二套衣服。
  
  陆子安收到她送来的衣服时,简直整个人都惊呆了。
  
  细腻的刺绣,细密的针脚,更不用提那衣料了。
  
  看着颇为厚重,但其实穿起来很是轻松,裁剪合宜,行走间衣袂翻飞,竟有种飘然若仙的感觉。
  
  尤其陆子安平时穿惯了黑白灰,突然换成这艳丽的大红,简直叫人看晃了眼。
  
  果然佛靠金装人靠衣装,如果说以前陆子安的颜值十分能打六分,那这衣服一衬托,妥妥的上了九分。
  
  “确实不错,曼曼很厉害的。”陆妈都连连感叹,附带着嫌弃地瞪了子安一眼:这么好的姑娘,白白耽搁好几年,要是被别人截胡了,看你去哪哭去!
  
  陆子安被瞪得一脸茫然,倒也不以为意,仍然高兴地试着衣服。
  
  “连新郎官的衣服都这么好看,真不知道,新娘子的该有多漂亮。”陆妈给他拉平衣角,感慨万千:“其实我看他们那婚纱也挺好看的,现在的女孩儿都喜欢那个,怎么偏你们就要弄这什么,汉婚……”
  
  “妈,这你就不懂了。”陆子安理了理衣袖,一本正经地道:“《礼记》说“婚礼者,礼之本也”,衣冠、礼仪、一器一物,绝非施加于人的身外之累或徒具其表用来炫耀于世人,而恰恰相反的是,婚礼,理当是剥离壅闭、指引人生方向的通灵之路。”
  
  人们都喜欢追随潮流,所以如今很多人喜欢西式婚礼。
  
  明明不信教,却入教堂宣誓,意义何在?
  
  “华夏者,华章之美谓之华,礼仪之大固称夏。身为华夏人,有什么比一场低调却让人一生铭记的汉婚来得更美妙?”陆子安微一掸衣摆,朝陆妈微微一揖:“我们的婚礼,于大繁中求至简,即是身的感应、心的悸动,亦是灵的回归。”
  
  于他而言,一夕汉婚,便是一生朝圣。
  
  “行行行,你总是有理。”陆妈哪里会跟他计较:“真不用弄那什么自助餐?”
  
  “真不需要。”陆子安揽住她的肩,把她往外边推:“我衣服也试了,您赶紧去忙吧,一切就照我说的来,我换了衣服就下来。”
  
  楼下人头攒动,陆妈刚下楼,就听到一阵喧哗声传来。
  
  她连忙赶过去帮忙,却被这些人的行头给吓了一跳。
  
  “小心着点啊,这都是玉器……”陆爸更是谨慎得很,率先给他们开道。
  
  这群人怀里全抱着个巨大的木盒子,仿佛是心肝宝贝一样抱在怀里,甚至外头还包了软布,非常小心地前行,生怕不小心磕碰了。
  
  有些人的盒子还挺大,一个人抱不住便两三个人抱着,反正是全程不沾地不挨边的。
  
  等这些人过去了,陆妈拉住正欲跟上去的陆爸:“他们拿的是些啥?玉?子安又买玉了?”
  
  “不是,他们带的玉器不是普通的玉器,那都是玉乐器来的。”陆爸皱着眉头,自己也被这玉和乐给弄糊涂了,一挥手:“哎呀,回头跟你说,我先把人安置好。”
  
  天才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