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剑中影 > 第654章 剑锋无胜

第654章 剑锋无胜

有时候,有没有事,其实就看你怎么说。
  
  你说有,就有;你说没有,就没有。
  
  天下事本来就这么简单,想故意找点事情做,也很容易。
  
  黎海清其实开始已经说了“没事”,但见第五行要走了,她又故意改口称说事。
  
  她要跟第五行比剑。
  
  他们同是剑客榜的人物,而且两人这仅仅是第二次见面。虽然上次交过手,但那时黎海清有南宫成帮忙,所以他们都认为那次不算,也不公主。
  
  剑客,都有一个特点,就是好强。其实江湖中人,但凡有些本事,又有几人不是。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。纵然不能争第一,但遇到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时,还是会忍不住比上两招,这就叫棋逢对手。
  
  黎海清虽在在江湖上有名号,但是她这一生实则只下过三次山。对一次一名女子来说,仅仅三次下山,便就闯入十大剑客之列,着实有些非同寻常。
  
  当然,第五行之前在学艺之时,也很少在江湖上露面。只是之后学艺初成,而后得到师父同意,才有机会下山闯荡江湖。只是第五行闯荡江湖时间较长,不仅认识他的人很多,而且也交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  
  第五行闻说黎海清想找他比剑,心中也便不再怀疑,于是便回身过来,专等她出剑比试。
  
  “既然要比剑,那就姑娘先出剑吧!”第五行淡然说道。
  
  “呵呵!第五少侠心急什么,难道我们除了比剑,就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么?”黎海清媚笑道,那笑容意味深长,让第五行看了,竟有几分不爽。
  
  不知道为何,第五行就是见不得女人在她面前放肆,那会让他全身不适。
  
  “还有什么事?”第五行冷冷问道。
  
  第五行神情冷漠,让黎海清好生没趣,但黎海清并不是小气之人,也根本没有介意,而且第五行的反应,似乎也在她的预料之中。
  
  “呵!第五行难道还有事么?”黎海清笑问反问道。
  
  “没有。”
  
  “那不就是了。”黎海清不禁不慢道。
  
  黎海清说着,看似不禁不慢,但也不等第五行反应过来,突然一剑刺出,连招呼也没打,便向第五行直刺过来。
  
  女人,就是这样,翻脸比翻书还要快。
  
  第五行本以为她还有其它事情,却不提防黎海清突然出剑,顿时有些手忙脚,急忙向退闪。黎海清剑法奇快,剑锋直刺第五行。第五行连退数步,后背突然抵着一棵竹杆。第五行旋身一绕,立马转身竹杆后面,“哗”一声响,竹杆顿时被黎海清削断。第五行得隙掣出凌风剑,“当当当”与黎海清连接数剑。
  
  黎海清虽然剑法很快,但似乎杀气不强,与人争锋的气势不足。高手相争,若是争胜心切,那么在他的武功招式之上,也便会很明显地表面出来。第五行很明显的感觉到,黎海清剑势之足,似乎无意与他争强,却只一味抢攻,将他逼得连连后退,但是杀招不足。本来她突然出手,第五行有些措手不及,好几次都已经露出破绽,但黎海清却并没有抓住机会,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。
  
  像她这样的高手,自己露出破绽,她是不应该放过的,更不可能发现不了。
  
  第五行也来不及多想,既然是比剑,那自己首先还是得小心。女人的心思,本来就很难捉摸。这次有破绽,她故意弃过,说不一定自己下次再有破绽,她也很可能趁机取胜。
  
  第五行想到此处,寒光剑法突然变得凌厉起来,似乎变得凌厉起来,一如他的名号“剑影”一般,快得无比伦比。要说江湖上之中,比第五行剑法高超的人,或许还大有人在,但要论快剑,第五行还真算得上一绝。故而,江湖上称他为“剑影”,也当真名副其实。
  
  寒光闪过,剑意纵横,顿时整个竹林之中,剑光嚯嚯,似有千军万马在舞剑一样。黎海清见第五行全力施为,自然也不敢大意。毕竟,也许她没当真,可第五行的剑虽不作假。第五行剑气纵横,剑锋过处,摧枯拉朽,竹林中许多竹子,立时都被二人剑锋削断。
  
  黎海清的剑法也不慢,虽然第五行剑招奇快,但一时间竟然也不能取胜,而且竟然没有占到丝毫上风。十大剑客之中,看来还是没有浪得虚名之辈。第五行虽然在剑客榜上排名比黎海清高,但若想轻意打败她,也是根本不可能。
  
  黎海清与第五行对攻数十招,突然轻啸一声,接着飞身竹林上空,竟而盘在一棵成竹上立于竹林顶端。
  
  第五行不疑有它,剑锋上指,仍然直追黎海清而去。
  
  黎海清表情也渐渐变得冷竣起来,看来她似乎也认真了。第五行剑风刚到,突然黎海清身体一低,立马便将竹身压弯,待第五行剑到,突然一松手,竹身借着下压之力,“呼”地向第五行反打回去。
  
  第五行眼急手快,剑招一变,“哗哗哗”将竹身削身数断。黎海清紧跟着在另一竹身上一借力,剑锋也变,忽地向第五行反攻而来。第五行转攻为守,剑法滴水不漏,身体也跟着飘身后退,又接连跟黎海清接了数十招。
  
  第五行剑法以快著称,但黎海清号称魅影剑,江湖上只知道她擅长媚功,却没人知道,好的剑法其实也奇快无比。
  
  黎海清抢得先机,剑招紧追不舍,让第五行不敢有丝毫大意。
  
  先前第五行还以她有些留情,可此时立马便被对方逼得手忙脚乱,看来女人的心思,还当真难以明白。
  
  第五行心中虽有不解,但也没有时间去思量原因。黎海清剑招连刺,第五行见招拆招,两人都飘身落地,又在地面连接数招。
  
  黎海清剑法仍然紧追不舍,剑气将地面枯黄落叶纷纷卷起,二人又立马被落叶掩盖。就好像这些竹叶都不是从地面飞起,而根本就是从天下飘落一般。
  
  “好厉害的剑。”第五行不由得赞道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