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唐朝工科生 > 第四十七章 妙不可言

第四十七章 妙不可言


      李奉诫实际上是个长于“治学”的权贵二代,整个扬州受惠于他的青少年极多,原本逼仄的思想,经过多年的耕耘,大概是打开了。
  
      “治学”上的成就,李奉诫带给扬州的功绩,主要有两点。
  
      一是尊重权威;二是敢于挑战权威。
  
      “江阳大戏院?”
  
      扬子县是新式的县城,效仿武汉那样“不设防”,没有连绵不绝的城墙,但是街坊安置极为规整。
  
      城区规划也颇为考究,商业区、工业区、居民区……划分的极为清晰,除了极小的一部分本地手工业者,很少有工业区和居民区重叠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这里同样是南运河北上的重要转运码头,有着非常丰富的人力资源。除了奴隶之外,还有大量的冒险者消息。
  
      整个大唐最健全的“冒险者论坛”,就在扬子县。
  
      散养的探险队,凡是能打出名声来的,大多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。
  
      “大本营”就在江阳大戏院隔壁,是个三层的楼房,占地规模极大。物业是官方资产,和江阳大戏院一样,属于扬子县的优质资产。
  
      “江阳大戏院不在江阳,却在扬子。”
  
      老张调笑了一声,一旁头发随便用木棍插起来的李奉诫抄着手,胳膊交叠在长袍中,像个炼丹的道士胜过像一个学者。
  
      办报、办杂志、办学刊……李奉诫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,倒也打出了不小的产业来。整个大唐的“媒体”从业人员,七八成都是跟着李奉诫屁股后面混。
  
      连流传江湖极多的小黄文,也大多都是李奉诫的门人,才能写的活灵活现接地气。
  
      你要是写个“风华绝代”的娘们儿,一般跑江湖的还真脑补不出什么来。但你要是写个“波大奶肥”……瞬间就领会精神。
  
      江湖上的小黄文和小黄曲看似粗鄙,可着实需要脑子才能制作出来。没有成熟的经验技术,这一行也不好混。
  
      “祖师爷”李奉诫自己写过几个“西域故事”,算是开了江湖小黄文的先河。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写的,光靠脑补可不成,得有现成的故事来加工,否则写的就不像。
  
      李奉诫他在西域是真有关系,而且他老子李大郎还做过凉州都督,写点什么东西,那是信手拈来。
  
      描述胡女多情,从来不说眉目如何传情,只说十八摸是怎么摸,自然就让看客爽的一柱擎天。
  
      有了这些经验,编排戏曲也就自然而然地发展开来。
  
      但大多鲜有上台面的,主要是走下三路。
  
      “曲高和寡”这玩意儿,李奉诫十来岁就不玩了,何况现在?
  
      下三路也并非全是下三滥,下三路只要故事框架搭好,照样能出精品,还能扩大受众。
  
      比如《李真人三戏白牡丹》,故事编排的是李淳风,但这出戏,却是有完整的规制。可以说是定下了“江湖戏”的模仿,曲本中人物登场的格式,早就和其它的瞎胡闹不一般。
  
      懂行的,自然是知道李奉诫这是把“江湖戏”规范化,不但规划化,还专业化。同时也并没有拉高门槛,对优伶们而言,越是在官方团体中厮混久的,越是能适应。
  
      因为他们学历高啊,看得懂剧本,自然也能玩两手剧本。
  
      “怎地想着建了这么个物业?”
  
      老张也是好奇问李奉诫。
  
      “年纪大了,总要有个去处。总不能天天待在报社,今年还要赴京,倘使混得不顺,退回来养老就是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岁数养老,那老夫岂不是混吃等死?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听了老张的吐槽,李奉诫哈哈大笑:“兄长要是混吃等死,扬子江两岸恁多英雄,如何自处?”
  
      “休要说这酸话,你这里倒是厉害,才不久的故事,就编排了起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横竖不是老夫掏钱。”
  
      李奉诫笑了笑,手指朝天指了指,老张顿时了然。
  
      这钱啊,怕不是李董掏的。
  
      当然了,李董不掏,赶着拍马屁的也会掏。
  
      说不定还跟魏玄成有关系呢。
  
      “说起来,你那两个弟子,还管不管了?一个上官金虹,一个李寻欢,如今在武汉,可算是声名鹊起。只是这名头,都在江湖上传,你说一个亲王,偏去睡大通铺,还带着工友火并,倘使流传开来,你这做先生的,怕是逃不脱。”
  
      “怕甚,命硬活得长,皇帝也要赏……”
  
      抄着手的李奉诫跺了跺脚,和张德进了大戏院,一边走一边说,“我就不信活不过洛阳宫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一时无语,老张心说你小子现在是越来越藐视皇帝老子了。
  
      可仔细想想,倒也正常。
  
      换了新皇帝,怕不是“工友亲王”李寻欢也是个美谈。就算不是美谈……皇叔的身份摆在那里,怎么浪都可以接受。
  
      人李皇叔又没有学刘皇叔,四处流窜就是要起家搞事……
  
      当然了,李皇叔现在搞事的苗头……那是脱了缰了,能不能收回来,老张都不知道。
  
      等到哪天“工友”们要推举个大头领,怕不是直接说“李xx国朝亲王,素来如何如何”……总之,身份高贵品德高尚,他领头罢工,咱们工人兄弟不怕不怕啦。
  
      是没有背叛阶级之阶级,可备不住有背叛阶级之个人啊。
  
      做一辈子王爷也就那样,“寻欢公子”想要名留青史或者遗臭万年,怎么看做王爷也不像是有希望的。
  
      当然了,学吴王殿下拿自己的小蝌蚪玩耍,倒是有点希望,但那是非常遥远的未来。就眼下么,时人多以为吴王殿下是个……变态。
  
      别人撸管是为了爽,就吴王殿下说自己撸管是为了科学研究。
  
      这不是变态,什么是变态?
  
      话又说回来,小蝌蚪变成青蛙,貌似是叫“变态发育”。
  
      嗯,倒是冥冥中自有定数。
  
      兄弟二人闲聊着入场,从门口到场内,都让老张眼前一亮。门口居然有“海报”,画风虽说清奇,可真的是“海报”,裹着黑色熊皮大氅的“秦琼”就露出一双眼睛,那眼神无比犀利,冷冷地看着前方,而“秦琼”脚下,一头闭眼的“犎牛王”,体型最少是五个“秦琼”那么大。
  
      巨大的画幅,上头有个类似眉批的文案,大概就是把演员说了一下,又说了一下故事的由来。
  
      “有点意思。”
  
      老张笑了笑,迈步进场,顿时觉得豁然开朗。
  
      果然不愧是大戏院,里头居然有个穹顶,外头看去,只觉得就是“南天门”一样的地界,只有到了里面,才知道是个天井回廊一样的高楼。
  
      中央的戏台占了整整一面,从前台到后台,布置的极为讲究,即便是从二楼三楼俯视过去,也只是看到了面积极大的幕布,后台的状况,是半点看不到的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老小子,倒是会享受。”
  
      自己累死累活的,反倒是不如李奉诫来得潇洒,让老张不由得羡慕起来。
  
      李奉诫哈哈一笑,前面伸手引路道:“兄长请。”
  
      老张惊艳“江阳大戏院”的规划,而武汉的随员们,则是一个劲地在那里打量着楼内的迎宾小娘,只觉得来的是个宫殿,哪里是个找耍子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“李江北果是妙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更妙的是,这江阳大戏院他还不要,是扬子县的物业。”
  
      “啧啧,妙不可言啊……”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博聚网